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正文
不让我截肢的“额吉”
发布时间:2019-04-02 09:36:05    点击: 返回首页 | 文化
 河北省秦皇岛市读者  韩克华
“额吉”一词,是蒙语母亲的意思。我在祖国北疆锡林郭勤草原上,就曾有过一位恩深似海的“额吉”。
        事情发生在1970年12月的一天。时至隆冬,寒风刺骨,滴水成冰。我们边防五连二排接到上级指示,一名越狱罪犯正在向中蒙边境线的白音塔拉一带逃窜,企图越境,命令我们迅速出击,进行抓捕。班长带领我们整好行装,跨上战马,迎着寒风穿过雪原,向白音塔拉出发。战友们骑的全是战马,只有我由于携带着通讯器材报话机等装备,坐骑是骆驼。在我们到达闪电河畔时,河面早已封冻结冰,全班人马踏着冰面依次而过。就在我骑着骆驼走到河中心时,由于骆驼体重超过马的两倍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响,冰层断裂,冰水四溅,我和骆驼一起陷入河水中。幸亏骆驼身高腿长,它“喔”的一声惊叫,朝前一跃便跨上了岸,我紧偎驼峰中间,虽未掉进河中,却已成了落汤鸡。时值数九天,寒风吹来,倾刻,我全身的军装便成了硬邦邦的盔甲。浑身冻得哆嗦发抖,说话吃力,精神恍惚,一下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     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家牧民的蒙古包里。棉衣棉裤已被脱去,一床羊皮被盖在我身上。我发现右脚踝骨以下连同脚掌脚背,已经冻成了“黑馒头”。一位蒙古族老额吉(老妈妈)正抱着我的右脚不停地搓揉,而我却没有丝毫知觉。时隔不久,一辆军用救护车赶来,军医查看了我已经冻透发黑的右脚,用金属锤轻敲了几下,听到发出“嘎嘎”的响声。他皱起眉头,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“只能截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就在他们要把我抬走时,老额吉着急了,她上前阻拦并用蒙语问军医:“它耐呀吉呶?(蒙语:您想干什么呀?)”军医以手代锯,做了个锯掉腿的手势。老额吉一下扑在我的身上,连说:“宝勒特拐,宝勒特拐!(蒙语:不行,不行!)”她又用蒙语说:“这只脚不能锯掉,能保住的,一定能保住,我向长生天(蒙古民族中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神)发誓!”军医看额吉这么固执,态度又坚决,只好答应12小时后再看看情况。救护车走了,额吉找来一块软羊皮,蘸着自家的黄油,抹在我的右脚上,反复地又搓又擦。夜深了,蒙古包里略有寒意,为了给我的右脚保暖,额吉解开蒙古袍子的上衣襟,把我发黑的右脚揣在她的胸前,一遍又一遍地擦搓。整整熬了一个通宵,功夫不负有心人,天亮时,额吉发现我的右脚五指由黑变紫,脚背由紫变红,她高兴地跑出蒙古包外,跪在地上,双掌合十,不停地感谢长生天。
        救护车开来时,军医看过我的右脚,也惊奇地发现,冻僵右脚的各部位毛细血管和经脉,已恢复了功能,这真是个奇迹。军医郑重而恭敬地向额吉敬了个军礼:“谢谢老人家,是您挽救了我们战士的一只脚,让它重生了!”。当老人把我送出蒙古包临别时,看到她满脸疲惫的面容和不舍的眼神时,我动情地唤了一声:“额吉!”泪水夺眶而出。救护车驰出很远,我仍看到她在朝我凝望。
        此后不久,我就转业到地方工作了。每年的节假日,我必定会去看望她。1985年,额吉溘然长逝,享年75岁。我制作了有75朵白玫瑰的花环,驾车赴丧,送老人最后一程。2005年,我退休后回到家乡秦皇岛。虽远离了大草原,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。每到清明节,在祭祀家人的同时,我都要面向北方,虔诚地燃起一柱香,悼念我草原上的额吉,愿她在另一个世界,幸福安康。▲

(来源:生命时报 编辑:值班编辑)

上一篇:我的翻译梦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新闻
经济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经济生活网 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经济生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经济生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经济生活网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www.jjshww.com | 关于我们 | 运营团队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人才招聘
经济生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jjsh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